首页 未分类正文

乐视网退市倒计时:1700亿市值剩67亿

admin 未分类 2019-04-26 799 0



乐视网没有迎来奇迹。不出意外,4月25日将成为这支昔日创业板龙头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4月26日凌晨,乐视网2018年报披露。乐视网称,经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的审计报告确认,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负。


公司股票将自4月26日开市起停牌,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若2019年度审计报告及年报再未满深交所规定的创业板股票恢复上市条件,将被强制退市。


乐视网董秘白冰在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表示,关于乐视网退市目前尚没有明确的时间表,退市是必然发生或者不必然发生,也不存在进展的说法。


根据《亏损上市公司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实施办法》,公司股票暂停上市后,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在第一个半年度报告披露后的五个工作日内向证券交易所提出恢复上市申请:一是在法定期限内披露暂停上市后的第一个半年度报告;二是半年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已经盈利,且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高于股票面值。


“乐视网优质资产已流失,整体经营情况不佳,债务缠身,盈利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即便暂停上市后提出恢复上市申请,也大概率会失败。”兴业证券分析师对投中网说道。


毕竟,“失去乐融致新的乐视网,几乎就是一个空壳。”

资产跳水背后


一直以来,乐视电视的运营主体乐融致新是其营收体量最⼤的资产。


2019年4月8日,乐视网发布的公告显示,乐融致新不再纳入合并范围。“原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账面资产不再纳入合并范围。”在主要资产类目,乐视网2018年报对此做出重大变化说明。而其他子分类无相关说明。


此外,乐视网2018年报显示,2019年一季度上市公司合并范围内收入、成本整体规模减小。乐融致新出表后,按权益法核算其影响上市公司合并范围2019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约-0.48亿元。


然而,在主要资产类目,乐视网并未就货币资金、其他流动资产、开发支出给出具体的变化比例。


但2018年中报指出,乐视网货币资金余额较上年年末减少31.14%,主要原因系子公司乐视并购基金公司购买短期理财计入其他流动资产;其他流动资产较上年年末增加46.99%,主要原因系子公司乐视并购基金公司购买短期理财计入其他流动资产。同时,开发支出较上年年末增加22.16%,主要原因系子公司乐融致新新增研发项目投入资本化所致。


另一方面,乐视网的无形资产,同样“生死攸关”。这其中主要包括影视版权、系统软件、非专利技术。


2016年报显示,合并报表下,公司无形资产价值68.82亿元,占比净资产超过50%。且在无形资产减值准备上,并无一分钱计提。


直到融创接手,乐视网2017年报显示,其年累计摊销达到50.17亿元,其中新增摊销30.84亿元。新增计提减值准备则高达32.80亿元。


彼时,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发布审计报告称, 未能获取到充分、适当的证据对减值迹象出现的时点做出判断,也无法对减值测试中收入预测的合理性做出判断。“由于无法对2017年末无形资产的价值进行认定,从而影响2018年无形资产的摊销项额及减值计提额。”


因此,在乐视网2018年中报中,无形资产的重大变化情况未被提及。而依照2018年年报,乐视网称,“本报告期内无形资产计提大额减值损失”。


截至发稿,乐视网的市值仅为67.42亿元。与巅峰时期相差25倍。



负债28.4亿,贾跃亭被动减持


巅峰市值曾达1700亿元的乐视网是一家年利润超过五亿元的A股上市公司,如今却已连续两年亏损。


据乐视网2018年报,2018年1-12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58亿元,同比下降77.83%;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0.96亿元,2017年为-138.78亿元。


2018年收入规模大幅减少的同时,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损失、公司前期购置的影视版权等长期资产摊提成本逐年摊销、因收入水平下降导致的长期资产估值缩减主要导致了2018年公司的经营性亏损。


此外,在大量关联方债权无法得到偿还的情况下,乐视网大量有息债务无法进行偿付且不断产生财务费用,进一步加大了亏损影响。


年报显示,2018年度,营业成本及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合计产生33.08亿元。“管理层尽力调整经营模式,提升运营效率,控制成本费用,使日常运营成本、CDN费用、人力成本有了大幅下降,但并未扭转2018年公司持续经营性亏损局面。”


据披露,截至目前,乐视网对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应收款项约28.4亿元。


但“负责到底贾跃亭”的故事却要从一年半前说起。


2017年12月25日,证监会北京证监局发布通告称,为保护上市公司及投资者合法权益,责令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配合解决公司问题,稳妥处置公司风险,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贾跃亭在2017年12月31日回应称,“针对债务问题,我将负责到底!”


如今,时隔一年半,贾跃亭仍远在美国,乐视网的债务并未得到妥善的解决,而造车事业并不如想象中顺利。但他却在倔强地“卖地求生”。


2018年末,法拉第未来就接连出现拖欠款项的问题。


“一些供货商和销售方已经数个星期没有收到款项。法拉第未来采用了各种手段拖延付款,包括公司财务离职、支票需要签名等理由。”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称,这与法拉第未来2017年拖欠款项所用的理由如出一辙。


据统计,自从2018年10月首次宣布大规模裁员和减薪以来,FF被供应商和承包商提起了11起新诉讼,这些公司总计要求FF支付近8000万美元的欠款、赔偿金和相关费用补偿。


此般压力下,贾跃亭开始了国内外的商业地产及工业用地拍卖。“我不认为贾跃亭当下很惨,反而是觉得他找到了真正热爱的事情。”接近融创的知情人士2019年3月对投中网说道,“不是百分百投入的话,他不至于把地产资源押注。”


值得注意的是,一心专注造车的贾跃亭如今已鲜少提及乐视。而贾跃亭自身在乐视网的持股也在不断地被动减持。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4月18日,贾跃亭所持股份较2019年1月15日累计减少4028.6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


贾跃亭此前曾就股份减少原因的邮件回复,“均为进行司法处置造成的被动减持。”

失去意义的捆绑


2018年起,乐视网就频繁发布《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自2018年7月20日第一次发布类似公告开始,乐视网已经连续38次公告“即将退市”。


此番溃败,与乐视帝国昔日的繁荣,对比鲜明。


作为贾跃亭乐视帝国的起点,乐视网脱胎于贾跃亭创立的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一个流媒体部门。


2010年,乐视网成功在A股上市,被誉为“A股网络视频第一股”。


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07年至2009年,乐视网分别实现营收3691.63万元、7360.71万元和1.46亿元,获得净利润1468.35万元、3025.47万元和4447.82万元。在当时视频网站普遍尚未盈利的情况下,乐视网至少在财务报表上实现了盈利。


有了乐视网的加持,贾跃亭主导的乐视版图规模迅速膨胀,并在2015年正式形成了七大生态的庞大规模。


根据贾跃亭的构想,乐视七大生态包括:互联网及乐视云、内容、大屏(超级电视)、手机、体育、汽车、和乐视金融。其中上市体系“乐视网”包含了互联网及云、内容、大屏三大子生态;手机、体育、汽车和乐视金融这四大生态则构成了乐视非上市体系。


根据投中网统计,自乐视网上市至乐视体系债务危机爆发时,乐视体系当时已发生、正在发生或宣称将要发生的投资总额超过700亿元。


不过,直到现在,乐视生态所谓的开放闭环的完整生态系统,也鲜有人能清晰解读。外界更多地把这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看成一个通过关联交易把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业务捆绑一起的发展模式。


但事到如今,“这样的捆绑已经失去了意义,而更像是贾跃亭为自己编织的牢笼。”兴业证券分析师对投中网感慨道。不过,他依旧相信破茧重生的力量。


“人在绝望的时候总会更加无畏。”原因很简单,“毕竟,他已失无所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