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未分类正文

网络巨头的换血试验

admin 未分类 2019-05-09 478 0

年轻人哭着老去,老年人一言不发........一场由北上广大厂弥散开的中年职场焦虑症。


烟花四月,新旧交替。

2012年,随着曾被认为刘强东力挺的职业经理人-----COO沈皓瑜、CMO蓝烨、CTO王亚卿、CHO隆雨等陆续入主京东,京东进入相对稳固的职业经理人时代,这也让京东新旧两派的人事震荡暂告一个阶段,之后,京东商城迎来了数年的销售业绩的快速增长。

但是就在这个春天,京东持续了七年之久的职业经理人时代,终于宣告解体。

2019年3月、4月,伴随着首席技术官张晨、首席法务官隆雨、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的悄然离场,如今端坐在舞台中央的,除了徐雷、王振辉这样的元老级人物,还有京东的年轻一代-------余睿,他也是京东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总裁,刘强东一手培养的管培生,80后。

与此同时,京东开始针对高管,启动轮岗、10%的末位淘汰制等一系列举措。随后,一大批野心勃勃、精力无穷的80后副总裁开始迅速崛起。

一批淘汰,一批继承,在这个春天,一个公司内部新老交替,血液轮换的故事,悄然开端。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无独有偶,今年决心启动换血计划的大厂,还有腾讯。

在描述这次的架构调整时,一家名为“故事硬核”的纪实媒体,用“为年轻人腾位置”这七个字,来总结这次架构变化的目的。

这篇报道里有这样一处细节,在十几位高管参与的保密会议里,主持人杨国安准备了一枝小花,要求收花人对腾讯做出诊断。当小花被推到马化腾手中的时候,他被要求正面回答“公司面临什么问题。”

首先,马化腾讲了很多困扰,之后,他环顾四周,开始提问:“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里,30岁以下的有多少?”

有人小声回答,答案是不到十人。

这个答案让马化腾不安。1998年,腾讯创业五虎------32岁的马化腾,31岁的张志东,33岁的李青........曾缔造并带领着这家企业,进入高速发展的成熟期。但二十年已然过去,腾讯面临增速放缓的转型关键期,但年轻干部的储备,居然不足十人,管理问题上的漏洞不问可知。

昔日年轻人,已然老去。若按时间推送,2019年,80年出生的人,已经39岁,89年出生的人,也已经29岁。一位提前预备从纯IT往半IT半量化策略岗转型的员工说,恰恰是这批,伴陪伴着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公司成长壮大的程序员、产品经理、运营人的职场处境最为尴尬。

他认为,在996的状态下,一天10小时的工作时间,工作内容极容易高度内卷化,在加上一些公司如果没有真正深入研究战略,只是简单的重复他人的业务模式后驱动,这注定了中年人和年轻人拼加班是死路一条。

他说,“当企业进入扩张繁荣期,公司的问题,亦可以得到掩盖,早期入伙的人可以靠股票自由一波,但进入萧条期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腾讯、京东远非商业史上,采取直接撤换高级别管理者,来进行改革的公司,表面看来,撤换高管,被认为是这个群体执行力低下,战斗力锐减的后果所致,但从深层次看,这一行为或从侧面证明,一些巨头之前曾在增长期采取的策略,在市场低迷期继续运行,已然出现了系统BUG。

一场因战略判断失误导致的人员撤换

2019年4月9日,京东将7FRESH事业部总裁王笑松将调离原岗,这不过距离王笑松接管7FRESH,才过去3个多月。

王笑松的调离,可以看做是京东试图通过花费大量成本,进入回报周期慢的线下零售,来建立帝国的布局,暂告失败。

长期以来,京东曾对盒马侯毅将生鲜产品化整为零的玩法,一味复制,却无力解决无形中大幅度增加的成本。如今,这条并未想清楚的产品线,重新被定义成探索性、防御性的战略。

它代表了资本和京东内部的决心:不能产生现金流的商业尝试不允许在被延续。

刘强东对快递员失信,取消其底薪的举措,也是基于同样的考虑。多年前,京东自建物流的策略,曾被外界一致看好。原因是,尽管京东在各个城市建库房的成本,要高于投资,但建成后的物流边际成本并不高,同时,自营店模式,既可降低成本,又可派生出上涨的订单规模,被看成是京东的一条有力的护城河。

2017年,京东的年度增幅达到40.28%,这一年,京东股票也整体处于升势,这几乎是它曾经的辉煌高点。曾几何时,为了争抢京东,2010年,高瓴资本的张磊曾对刘强东说过这样的一段话:“你这个生意本身就是需要烧钱。我要不投3亿美元,要么一分钱都不投。”但现在,以高瓴为首的投资机构的撤出,则证明了在红利消失之际,没有变现模式的公司被抛弃,只是瞬间的事。

2018年第三季度,京东公布了自2014年以来,最慢的季度营收增速。同时,它的新用户数量首次出现下降。这是个危险的信号。之前,资本从不担心亏损烧钱这些小事儿,但一旦趋势掉头,用户增长出了问题,那就什么信心都建立不起来了。

更让刘强东焦虑的是,在下沉用户里挖掘出了全新模式的拼多多,却趁势而起,2019年2月5日,拼多多财报显示活跃用户已经超过4亿,超过京东一个亿。但在当时,比拼多多更早和腾讯结盟的电商的京东,却并没有想到在社交电商上布局。

刘强东这次战略判断失误带来的结果是,拼多多已然成为电商界新一任的“破坏性创新者”。市场信心已经是今非昔比。

2018年11月,以全球的科技股抛售潮为标志,人们开始对企业营收,以及高估值的企业,何时能够盈利的担忧也大为增加。

这使得京东之前一直被高速增长所掩盖的亏损问题,开始显现,比如建仓成本。很简答的一笔账,现在快递员的单子降了,但仓库闲置的租金和工资,却一分也不会降。

应该有人对此负责。今年2月,京东宣布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此次调整涉及到上百位管理层的去留,而这个信号,也正式拉开了,同样身处增长困境的中国互联网行业集体收缩、自救过冬的序幕。

这种情景很像《创新者的窘境》里所说,以往成功的公司,即将陷入困境的陷阱——他们管理得很好,他们对客户反应敏捷,他们是市场领导者。然而,即便一切看起来正常,但他们仍未能看到下一波创新即将来临,他们会受到干扰,最终会失败。

当趋势更迭,个人命运被卷入亦无可幸免

在企业面临危机之际,最受波及和影响的,实际上是那些年近35之后的职场中年人,他们的危机感来源于,公司正在随时寻找更适合的年轻人选,来替代自己。

以腾讯为例,据前腾讯员工透露,腾讯的管理层分L1、L2、L3、L4级别,其中L3是此次调整的重点。--根据规律,腾讯内部从基层晋升到L1大概需要4、5年,从L1到L2最快也有三年。这意味着,在一家公司内部工作了八九年,寄希望于奋力一搏,升越至VP级别的大量中年人,职场梦想或将从此终结。

对于这批即将被企业辞退的中层,通常,大部分的批评靶心,都指向了,他们的”创新放慢”,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官僚主义、大公司病。一名网名叫弗兰克扬的网友认为,那些靠高管庇护,靠下属出业绩的“PPT整合者”,最容易使企业出现派系林立,创新效率日渐式微的现象。

这也是现阶段大部分人的主流看法,但大公司的金字塔层级,原本就是极少数的高管负责战略,大多数的高管负责执行。换句话说,大公司之所以设置中干,其主要目的,就要让他们发挥小脑、发动机的作用,带动着部门往前跑。

这意味着,在公司顺势扩张期的时候,这些中层还有用,可一旦公司增长速度慢下来的时候,战略失误、战线收缩的后果,必须要由这些只擅长具体执行的中层承担。

一般来说,战略决策失误,会导致公司业绩的迅速下滑。此时的大公司裁剪中层的做法,更像是一种成本核算。比如有过外企工作经验的人,都了解,通常外企裁员,会最先裁掉年薪几百万的人。

而在一些小型创业公司,老板如何来算这笔帐,还牵扯到,公司如何考虑自己不同发展阶段。通常,在一家倾向于认为,管理层的作用并不是很大的创始人,会更倾向于对中干进行裁员,以空余出更多的预算,甚至拿来给基层业务涨工资。

一位网名叫”zhaosj”的互联网从业人士甚至认为,从组织演化论的角度,年纪大的中干,被年轻人取代的趋势,只和组织有关,根本无涉个人能力。

他的想法是,执行阶层,本身容易“尾大不掉”,但一个组织的使命,却是追求自我实现自我增殖,这需要不断出现的年轻人,为企业继续成长提供最重要的新鲜血液。

这意味着,“公司年轻化”本身就是互联网公司保持自身竞争优势之一。在过去 5 年,IBM 就裁减了 2 万多名 40 岁及 40 岁以上的美国员工。IBM 的内部文档也显示,这样做是为了确保“适当的员工年龄组合”。

换句话说,那种“只要认真努力就不会被裁员”的说法,可能只是鸡汤。事实上,一代新人换旧人,已成为全球科技企业发展的普遍趋势。

年轻人哭着老去,老年人一言不发

在互联网圈就业,大龄从业者的生存环境向来是个残酷的职场话题。

一段高管生涯结束了,很多人都在讨论塔尖的任务,加盟另一家企业,重新启程所引发的话题,可问题是,这批尚在金字塔腰部,四处飘零的大龄职场人的困境,根本无人关心。

“北上广普通中年人,通常上有老下有小,就算中产也辛苦,房贷车贷一样不会少,对于996,体力充沛的刚毕业的还能接受,但是对于苦逼的中年人来说,996或许也就意味着ICU。”一位年近40岁的程序员说。

这几乎是所有大龄互联网人底色悲凉的写照。

一位四十岁的职场人士说,在摒除各种复杂条件的情况下,中层的好日子其实不像大家想象得过得那么安逸。他们的压力和痛苦只有自己知道。除非这批中层,能够在人到中年的时候,奋力一搏,升上VP,登上职场的塔尖,才能摆脱重力束缚,否则,只能被添上KPI、资源、周期的稻草,留在大公司里温水煮青蛙。

“我发现,能避免中年危机的职业,要么就是有体制保护的。要么就是人到了中年才能成为骨干主力的,比如医生、律师。或者是吃资源的。”一位在去年年尾裁员潮中被裁掉的年轻基层员工,已经开始认真地开始考虑自己的前途。还有两个月,他就要度过自己的31岁生日。

事实上,这轮职场危机感,已经从以往的中年一代蔓延到更年轻的一代。一位互联网从业中年职场人士说,职场滑坡,并非只是中年人才会遭遇的困境。因为IT行业,和其他行业一样,也要受行业周期的影响,比如阿里腾讯,从初创公司演化成全球市值前十的寡头,只花了十几年,就走完了传统行业,花几十年上百年才能完成的路。但这种过快的行业演化速度,首先带来的就是行业更快地进入垄断成熟期和相关领域就业的过山车行情。对个体而言,其背后深层次的危机问题在于,即便个体在一个领域勤奋耕耘多年,但在其它领域,或者方向的破坏式创新,就可以把你的多年的工作废了甚至彻底爆掉。

这几乎是个人努力束手无策的领域。

一位网络工程师举了这样的一个例子:前几年安卓和IOS程序员就业十分容易,但随着行业的集中度提高,大量O2O领域的初创公司死掉,这个领域的职位也变少了。而赶上了移动互联网增长的人士,则享受到了相应的红利。根据腾讯财报,2009年腾讯员工的人均薪酬是28万元,2018年,已经涨到了78万元。

换句话说,更多人员的财富积累,只是因为赶上了时代红利。

据投行杰富瑞预计,中国在线广告预算的增速将从前两年的30%减缓到今年的17%。这意味着,之前大部分高速发展的中国大型互联网老巨头们,都必须面临着,重新寻找新途径来吸引用户和收入来源的压力。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大量中年高管被裁员的案例背后,有着行业的必然性,并不能简单归结为“被裁之人不够努力”的问题,甚至也并不是一个企业的战略问题。对这些企业来说,危机的更大意味是在宣告,互联网IT行业的一向高估值,将向传统实体行业回归的趋势所在。-

在一位对该行业更显悲观的人士看来,在互联网的下一个增长引擎还未清晰出现之前,"大部分80、90后互联网人的职业生涯,或将比70后那帮老兵更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