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未分类正文

我为什么选择新闻学?

admin 未分类 2019-06-07 9604 0


“两条路在树林中分岔,我选择走人少那一条”


当我结束一学期的实习,离开南方Plus时,高级编辑殷老师问道:“小赵,以后真的想做记者么?”


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是的,但我不甘心只成为一名职业意义上的‘记者’。


殷老师有些窃喜:“哦?那你以后还想做什么?”


“我想成为一名学者型的新闻工作者。”


殷老师拍着我的肩膀说:“有志气,希望你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坚持下去。不过,先努力考研究生吧


经过大学三年的自我探索,我为自己在二十岁之际寻找到了人生理想感到庆幸理想是彼岸,现实是此岸。在实现理想的过程中,我们不仅是逐渐接近它,同时也是逐渐看清它。


但问题是,什么可以称得上学者型的新闻工作者?


而作为一个历史系学生,我将如何规划自己的道路?


“两条路在树林中分岔,我选择走人少那一条。”我之所以对自己的选择如此笃定,是因为我看到了历史学与新闻学的交汇点。


时代书写者:史家与记者的共同归属


不知是哪位哲人所言:“在想象力面前,再多语言都是词不达意。因此,我不喜欢进行属加种差的定义。


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最初从哪些人身上看到了“学者型新闻工作者”的形象:王芸生、邓拓、杨继绳、王刚和历史学家黄仁宇。


从他们的经历中,我归纳出了两种特质,一是“史家”,史家为学,永无止境;二是“记者”,忠实纪录,不偏不倚。不论是史家,还是记者,从本质上都是直面人类社会的“书写者”。只不过,史家关照过去,记者记录当下。


更真实可感的例子来自于《南方》杂志的殷老师。他本科也是历史学背景,2010年二战考研后就读于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读研期间,他不仅积累了丰富的新闻实践经历,而且扎实地完成了关于中国近代报刊史的研究论文。同他一起工作期间,他在空闲时还经常手不离卷。问他才知道,他正在攻读在职博士后呢!


大概正是因为殷师兄涉猎甚广,他的文字总是诙谐而深刻。如《审视监管要比疑虑牛仔裤毁未来重要》标题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细读后发现:他是在以“你穿的每一条牛仔裤都在毁灭我们的未来”为例,针对某些人站在道德高度进行舆论审判的行为进行分析,最终提出应检视政府监管的观点。诸如“社会协作”、“公共责任”、“生产终端”等跨学科知识的频现更是增加了论述分量。


我曾向殷师兄取经如何写出这般精彩的评论时,他只是简单地回答道:“多读书,多动笔。自然胸有成竹,下笔如有神。


“时代书写者是史家与记者的共同归属。”后来在校园里相聚时,他在给我的赠书扉页上这样写道。正在他的鼓励下,我决心利用大三、大四的周末双修新闻学,从而真正找到历史学与新闻学的交汇点。



“俯身听潮自有声。”历史不过是新闻的回望


在第一学期的课程中,给予我影响最深的是王明亮老师的《中国新闻传播史》。他的开场白就令人耳目一新:你们大概会疑问,为什么学新闻需要接触甚至研究历史?我的回答是:优秀的新闻工作者需要具备研究信息的能力。”


“而真正的历史需要自己去挖掘。我会布置作业,需要你们亲自到报库找资料。到那里,你会发现历史有比教科书之外更丰富的侧面。”他的话令我对接下来的课程充满期待。


明亮老师分专题授课,以介绍中国古代新闻报刊——进奏院状的产生为铺垫,从鸦片战争前外国人初创中国近代报刊业开始,结合民主革命史线索,着重介绍了两次国人办报高潮、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新闻事业等。


在每节课后,他会布置小作业,需要我们直接去接触民国报刊。为了完成这项作业,我每周都会空出一个上午或是下午的时间到报库。


与那些浩如烟海的古代典籍相比,诸如《民报》、《时报》、《申报》、《大公报》、《中央日报》等半文不白的民国报刊更加亲切可感。这些报纸是中国近代史很多重大事件的最初记载,通过阅读它们,我发现了历史的细微之处。


通过比较阅读1942年改版前后的《解放日报》,我发现:改版后的《解放日报》奠定了如今党报的诸多特征,如:按照党的需求编排新闻,充分发挥党报的组织、宣传功能;着重刊载领导人重要讲话,传递工作任务。更加引起我注意的是毛泽东的一篇评论:“新闻工作要符合党的需要,不允许唱对头戏。”


可以说,这是中共舆论工作原则的滥觞。如今书记提出“党媒姓党”无疑是与它一脉相承的。


《钦定报律》的细致考察启发了我对清末新政进行重新评价。事实上,清政府给予了报人充分的“出版自由”和“新闻自由”,甚至包容社会批评:“损害他人名誉者,报纸不得刊载。但转为公益不涉阴私者,不在此限。”这体现在宽松的新闻审查“凡当局对报纸所刊登之事项如有审问,编辑须作出解释,否则即课以罚金。”值得注意的是,《钦定报律》并非完全由朝廷专制力量“钦定”,事实上不少民选议员实际参与了新闻立法的全过程。


可见,尽管新政没能给清朝政局带来实质改观,但的确是一次全面的民主实践。而这对现今中国新闻立法依旧有借鉴价值。


资料分析能力对新闻写作有什么帮助?我的实习经历就足以证明。在《南方》杂志时政部实习期间,我工作任务即是:解读时势、宣传政策,而且要充分运用政治理论话语,以平易近人的方式影响读者。完成这种深入浅出的写作,首先要求记者拥有较高研究资料能力。而正是长期的历史学习帮助我顺利适应了这种工作要求。


“俯身听潮自有声。”历史不过是新闻的回望,我们理解历史,也是了解当下。记者不仅是信息的采集者,更要成为信息的研究者。研究历史对新闻工作能力的培养显然有益。


记者或是学者,都是没有地图的旅程


对大千世界的好奇心驱使我成为一名记者,同时对知识世界的征服欲又驱使我成为一名学者。而经历两次考研之后,如今的我深切体会到“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的意义。


不论是从事新闻还是投身学术,都是没有地图的旅行。但愿自己始终放低姿态,日拱一卒,在横亘于历史与新闻的旷野上继续轻盈漫步。



众声|我为什么选择新闻专业?


01


 重大新闻与传播硕士

呆呆

从小立志当一个优秀的主持人,却一路走来误打误撞成了一只真假帐都不会做的会计狗,曾以为毕业后要么和同班同学一样奔赴mpacc的不归之路,或是走进爸妈眼中待遇好饭碗牢的国有四大行,没想到在考研选专业的分叉路口只记住了一句“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


从管理类学科横跨新闻学,收获远比困难多,文理交融的学科背景给了我不一样的思维方式,眼前新闻学的内容也毫不晦涩。不夸张的说,是学新闻这件事把我从人生低谷中救起,重新找到方向,这个没有边界的庞大学科让我真正感受到我的未来同样广阔无垠。


我爱重庆,没有理由的爱,对这所城市的热爱就足以让我为之停留、学习、生活,重大作为性价比极高的985院校,是我从始至终的理想之处,曾经在无数个梦中才会出现的熙街的晚霞,今后可以亲眼见到了,无数次。

02


 人大新闻学院研究生

松熊

考人大新闻是一个很理所当然的决定,没有过多思考也没有纠结过,就选择了。其实当年高考填志愿并没有这么坚定,当时因为一些情结,我坚信自己一定要读人大,但对于专业实在过于迷茫,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适合学什么。在填报高考志愿时,我不想听从别人选择“经济”、“金融”之类的专业,于是系统提交最后一刻勾掉了所有选项,选择“服从”。这个莽撞的决定,在等录取通知的那段时间给我带来不少折磨,最后,我录进了人大新闻。在人大读本科的四年中,慢慢的我觉得我就应该学这个专业,从适应到喜爱,再到水到渠成地选择,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03


  人大新闻学院硕士

青草

高考后填报志愿,误打误撞学了传媒经济学,然后慢慢发现自己挺喜欢这种交叉学科,跨越两个学科领域,可以站在不同的视角看问题。考研报考了人大的传媒经济学,本科中传的传媒经济学偏向经济方向,人大的更偏向于新闻传播。


对新闻传播领域比较感兴趣的原因是,生产和传播信息的行业对我有一种吸引力。身处这个行业,可以了解到各个领域的前沿知识,可以看到这个社会最真实的一面,可以让人变得客观理性,冷静而不冷血,犀利而不激进。新闻要求真实、追求真相,我觉得直面现实也是每个人要经历的人生课题,是我们走向成熟、拥抱世界的第一步。感谢新闻学让我更有勇气,去触摸真实的世界与真实的自己。

03


 暨大新闻与传播学硕

香蕉

本科毕业于某普通二本的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大学期间随着文学史课程的学习,匆匆忙忙跟着读了不少书,时而内心充满着徜徉在文学中的乐趣,时而又感受到与现实社会脱节、闭门造车的隐忧。上古代汉语课时曾听老师讲道,研究这门学问的很多学者一生就研究那么几个汉字的前世今生,我不禁由衷敬佩这些老师们对学术的奉献和坚持,然而也在困惑这样深挖研究下去的现实意义。

       

大三那年我去了贫困农村的一个初中支教,发现那里的学生整日待在学校被支配着,被动地学习和生活,就连作业都疏于思考而借助互联网搜索引擎去拼凑,经过不断反思分析,我认为他们被动的学习习惯、思维方式和知识储备与其媒介接触习惯和媒介素养有很大关系,不关注现实世界的他们只能漫无目的、随波逐流地徘徊。


作为一名老师,当时同样处于封闭环境中挣扎的我也倍感惭愧和无奈,因此我选择了新闻传播学这样一个着眼现实、不断变化的学科,希望今后能帮助自己和更多的学生不再是媒体文盲,真正成为有想法、有思辨性的人。

04


    陕师大传播学硕士

大南瓜

我一直在找一个传媒和教育的重合点,后来我选择了陕师大传播学专业。我本科的时候是一名广播电视编导艺术生,每天与拍摄机器和剪辑软件打挺多交道。既享受精心打磨的剧本被拍成影片的喜悦,也忧愁每一次视频剪辑即将完成时的死机而导致一切剪辑工作重新来过。每一次镜头拍摄的机位调换、场景切换、存储拷贝等环节参与其中、忙在其中、乐在其中,也愁在其中。


我们会为“一镜到底”欢呼,也会为“逼真特效”狂赞,但后来越来越发现影片中的魅力的真正落点应该是人,一个好的影片也是一个人故事的呈现,而影片就是一个人的故事进行故事化呈现的方式。我越来越喜欢和人打交道,喜欢听听普通人物背后的小故事。听的多了,就发现传播不仅是进行沟通的方式,其实也是一种自我认同与社会认同的重要特质。


拍过片子,就知道演员背后有服化、场记、道具、摄像、音乐、灯光、后期剪辑等各部门共同协作方能贡献一步较为精彩的影片。演员是一位“前台”的幸运儿,“后台”有数不清的工作者。一直怀有一颗教育梦想,而且还不讨厌传媒,那就考一下陕师的传播学吧,将来说不定成为一名传媒教育工作者呢!

05


 湖南大学新闻传播学硕士

菠萝

想学传媒的想法大概是从我守着国内外综艺节目笑得乐哈哈的时候萌芽的吧。那时候我才初中,相当肤浅的想要成为综艺节目制作团队的一员。高考毕业选专业,我就一心选传媒沾边的,最终选了广播电视学。

      

大学四年期间,我有幸认识了对我改变很大的老师们。老师们讲起自己当记者的岁月总是神采奕奕,眼睛里都放着光,由此我开始对新闻报道产生兴趣,也看到了未来更多的可能性。但是由于本科学校是一个理工科院校,能给我这个专业的资源相当有限,于是我选择了报考新闻传播学的研究生。其实说到底,我选择新闻传播学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喜欢。人在做自己事情的时候,能够投入更多的精力。选择一个喜欢的专业,才会有享受学习的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尽管考研生活压抑,但是每天都在学自己感兴趣的知识,也让考研之路不那么枯燥。


06


     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硕士

田月巴

我本科是在一所211大学读的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复读考上的。第一年高考的时候心气儿高觉得不学艺术也能考上好大学,可惜piapia打脸。复读后我还是把重心放在文化课,只学了十天冲刺班稀里糊涂就过了。上大学前我的理想是转到中文系(可惜艺术生),就修了中文系的二专,可惜没上过课考试也只过了一门,反倒是爱上了电影。


所以从大三上学期,我就搜集各所高校的电影学研究生,从报录比到真题,有一段时间甚至决定500块买艺研院绝版的真题。可惜,我喜欢的东西并不能得到家人的认可。家人觉得,和电影相关的,和艺术相关的,不是正经的。大学四年的公共课我也感受到了别的专业的老师对艺术生的歧视。但我还是没放弃学电影。


直到我和挚友聊天,她说,喜欢的东西还是不要变成所学的专业了,明明是很喜欢的东西扣上升学的压力,喜欢也会被慢慢消磨掉。这个道理就像是把喜欢的歌设置成闹钟,喜欢很快就会上升为厌烦甚至讨厌。


我本科也是新传院的,所以很容易就决定考新传专业。所幸新传是很有趣的专业,越学越喜欢。我一点都不后悔放弃电影,反而庆幸父母的执着让我遇到更广阔更有趣的专业。


以后还会不会换专业呢,我不知道。但我明白了,放下执拗接受新事物,新事物不会使你失望。

07


  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硕士

炸毛

学新闻可以说是个理想了。我的爷爷是名记者,小时候总有一幕很深刻——爷爷下班骑着自行车回来,手里拿着报纸,开心的告诉我报纸上哪个豆腐块文章是他发表的。爷爷还有一本剪报,记录了他认为重要的新闻。后来慢慢长大,发现自己对写作很感兴趣,在大学期间也参加了学生记者团,发觉自己越发的喜欢新闻,也因为写新闻获得一些奖项。


虽然我的本科专业是理科类的,但并不能阻挡我想学新闻的心呀。本科毕业5年之后,我终于决定重拾书本,静心学习。刚开始惰性真的很大,但当我想起考上之后的样子,又真的很令我向往,于是就沉下心来一点一点的啃书本了。大概每个人都会在复习阶段想过很多次要放弃也经历过很多次慌乱和迷茫,但真的不要紧,谁的荣光之路上还没点荆棘呢,披荆斩棘的走下去就好了。我记得本科毕业前后央视有一个走基层栏目,slogan是“我的脚下沾有多少泥土,我的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我觉得莫名的感动并且到现在都没有忘记,这大概就是我想做新闻的动力。

08


   华中师大新闻与传播硕士

雨山

本科学习英语翻译专业,从小比较擅长英语,但到了大学意识到,于我而言,翻译除非学到高精尖的水平,不然作为工具可能更好。因此现在我选择的方向也是跨文化传播,是英语和新闻传播学不错的结合。


考研选择新闻与传播,首先是因为它不考数学,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最重要的是因为觉得它适合我,新闻学嘛,一是嘴皮子,二是笔杆子。而后来我真正了解它,是觉得我有兴趣学好这门学科,也可以胜任这份职业。在图书馆的一本书中看到了普利策说过的一段话:“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瞭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报。”就是因为这一句充满理想主义的话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这个专业。


选择华师是因为我觉得它性价比很高,在华中地区还是很有认可度的。华师恰如小家碧玉,也许不如女神那般光芒万丈气势逼人,可是温婉安静,不声不响,依旧是眉目如画。


有人说新闻无学,不学新闻学也可以在新闻界崭露头角。但是我坚信有过专业培训和没有专业培训是不一样的。我热爱这个学科,我也知道这个学科不仅仅是乌托邦式的高屋建瓴,它可以带给我更多真实。我认为硕士期间可以学会的,不仅是新闻学技术层面的东西,更是新闻人的那份道义与担当。

09


 华东师范大学新闻学

鲸鱼

我本科是学的交通,作为学理三年,学工四年的理工女,对新闻却一直有一种莫名的兴趣。可能是从小就爱看电视,新闻工作者一直给我一种激浊扬清、针砭时弊的印象。所以大一刚入学,我就意气风发的加入了学生会的新闻中心,后面陆续又接触了不少新媒体的实习,在这个过程中让我越发认知了自己的兴趣和能力,于是决心报考新闻专业去系统的学习。


我自己的考研经历告诉我,无论做什么事情,兴趣永远是你最好的老师,而坚持是成功的唯一路径。如果在大学时光已经走过大半的时候,你依然感觉无所事事、迷茫无措,那就去寻找你自己真正热爱的东西,并且坚持下去。未来的路只有一步一步走,才会变得明了。


想跟所有面临高考和曾经经历过高考的你们说: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10


  陕师大传播学硕士

静静

高三那一年,在《看见》一书中读到了柴静所写的“双城的创伤”,触动很深。记得我当时这样想过,这样一个边远小城的故事,如果不经过新闻工作者的传播,真相又如何得知。当然,那个时候的我完全不会想到,四年本科学习以后,我会选择了新闻与传播这个专业。


本科我读的是广告学专业,新闻学课程与传播学课程是必修课。在《南方周末》工作过的老师,向我们呈现了新传巨大的魅力,它有别于广告设计的天马行空,它追求的是寻找真相的脚踏实地;它有别于广告设计的合理想象,它追求的是事实之间的逻辑力量。


就这样,我决定选择通过考研,来深入接触新闻与传播这个专业。尽管现在不时出现“传统媒体唱衰”、“新闻没有真相”的质疑声音,但是,仍然有无数“用脚采访用笔还原”的新闻原创者和生产者在为我们传递信息,还原真相。对于新传专业,我们仍抱有巨大的信心。


所以,对于我来说,选择新闻与传播专业的原因直白简单——喜欢。


11


  人大新闻学院硕士

天天

我本科读的就是新闻学专业,即将开启的研究生学习依然是老本行。从小家里的书报很多,我就是在读报看新闻的环境中长大的,新闻广播时常在耳边响起,每晚收看7点的新闻联播也是例行活动。爸爸很早以前当过记者,喜欢大谈社会民生、家国大事,而我总是跟他意见不合,争个不停。另外,柴静《看见》这本书对我影响颇深,它让我真正地燃起了“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新闻理想。而从小养成的触媒习惯让我对传统媒体形成了深深的执念,传统媒体如何转型成为了我一直以来最关心的话题。当然,跟大多数人一样,在大学阶段进一步了解新闻行业之后,发现了很多无奈和无力,记者这一职业理想似乎渐行渐远,但我依然热爱新闻,想要通过适合自己的方式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改变,至于我究竟能做什么以及能做到多大程度,就只能让未来给出答案了。

12


   中传广播电视学硕士

Chris

是一名工科女,跨考是一件很难但却是我一定要做的事情。于我而言,“跨”意味着找回初心,传播力量,多元绽放。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要选择中国传媒大学。我的回答是:因为中国传媒大学的独特魅力。她的校园虽然不大,但是她却拥有非常强大的包容性,她给予学生宽阔的平台去施展自我。她有着优质的学术资源,同时也拥有丰富的实践机会。对于新闻传播这样一个理论与实践结合如此紧密的学科,中传就是最佳选择呀。

      

 如果你问我是怎么做出“三跨”的决定?

       

那我想和你说一个故事,大学期间,我偶然看到一篇关于八月长安在中国传媒大学讲座的文章,她对中传的学子说,“当你遇到真正喜欢的事情,潜意识里会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向往,你连由于都不会犹豫”。同时文章中也记录了一段北大招生办主任对八月长安说的话,他说你喜欢动画,你就去学呀,你来光华学什么经管。是啊,好像我们高考考很高的分数就是为了去到一个好的大学学好的专业,最后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但是,我们几乎都忘记思考自己想学什么,喜欢什么。这也让我开始思考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


于是我想起了2010年我在新浪博客里写下的一句话。那一年我第一次接触中国电视金鹰节,隔着电视屏幕我感受到电视人的那份喜悦与骄傲,我被那样的氛围深深感染与吸引。这是我对电视行业最初的向往。于是我的博客里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希望未来某一天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就是这样的一次机会让我找回了自己的初心。高中时一股脑儿地学习,拼命想考高一点的分数,却忘记思考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于是我想当下就是最好的时机,我应该为自己最初的梦想努力尝试一回。


同时,我认为新闻就是最好的记录者,它以最真实的样子传播能量,传递希望。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认识与想法,我选择了中传广播电视学,我想通过自己的力量去传播能量,传递希望。


13


 复旦大学传播学硕士

无忌

高中分文理科的时候很纠结,因为文理都有我同程度不同方向的喜欢。可是因为高中学校理科更强,且老师们都说理科更好找工作,所以我选择了理科,最终大学读的是工科。


几年下来,我觉得自己的知识面很窄,思维很局限,于是考研时就想把当初放弃的东西找回来,想要把我在文科方面的瘸腿给补上,以便我能够两条腿走路。而新闻传播学的知识接触面非常广,能够在学一个专业的时间里学到不同专业的知识,且它紧随时代的潮流,是对我来说最理想的专业,准确地说是最契合我目前需求的爱好的专业。

14


  陕师大新闻学硕士

一粒

高考报志愿时,我是以新闻学专业为先而选择学校的。四年之后,考研时再一次选择了新闻学,也去到了自己理想的学校。


我在四年前高考时的选择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情怀与憧憬,觉得新闻人总是富有理想、道义与责任的,这对于当时作为一个“热血小青年”的我来说自是十足吸引。


四年的学习让我对新闻学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与了解,也看的了自己的欠缺与不足,决定继续学习,拓宽实践。新闻专业的学习内容一为“杂”,二为“活”,我们既要掌握全面的理论知识,新闻、传播、文学、社会乃至公关营销等,也要掌握各种专业技能,实务写作、拍摄、剪辑、网页制作等,所以说新闻人应该是“杂家”也不无道理。但人的精力PK如此多的内容,想要完全胜出当然是不易的,但在这场大PK中,我获知的除了知识与技能,更多的是一种包容审慎的态度与静坐思辨的能力。在符号的消费意义编织嚣上,信息的冗杂真伪难辨的社会环境里,新闻学的学习能让我更为理性与冷静,更接近于一个真正的公民。


常听人说新闻人工作累,薪资低,但我觉得新闻人的工作可以给我们一个探索世界的平台,在与人的沟通交流中获得智慧,在与自然、社会亲密接触中反思当下。


世界即刻变化,新闻人,常新,常灵。我想,我愿,我热爱,我也会坚定的走下去。

15


  中传新闻与传播硕士

小满

我的本科是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学的是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由于不喜欢本科学校和本科专业,我放弃了保研本校的机会选择跨考,因为一直以来对播音主持的热爱,当时我的第一意向是中国传媒大学的播音主持专业硕士,但当时过分自卑觉得自己的许多条件不足,于是选择了与播音主持同为媒体类专业的新闻与传播,并备战新闻第一梯队的人民大学,无奈缘分尚浅未能如愿。机缘巧合,我尝试报考了中国传媒大学的播音主持艺术专业(第二学士学位),幸运地被中传录取,成为一名广院人。


两年的广院时光令我收获颇丰,不仅学到了自己喜欢的专业,还完成了许多本科四年没有完成的事情,可能这就是热爱的力量。但在学习中我也感觉自己的新闻传播知识尚浅,学历也是一个考量,而且我很喜欢中传多元、开放、实干、青春的校园氛围,所以二战报考了中传的新闻与传播专业,并以方向总分第一名的成绩再次喜提两年广院时光。用一句话来总结:选择你所热爱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